党建工作

您的位置: 首页 党建工作百年党史天天读详细

百年党史天天读(1932年)

发布时间:2021-04-07 14:13:16   

建党百年   风华正茂

党史学习教育

百年党史天天读

1932年

1932年1月9日

中共临时中央作出《关于争取革命在一省与数省首先胜利的决议》,把中间派别断定为中国革命的“最危险的敌人”,“应该以主要的力量来打击”;要求红军夺取“中心城市”,争取“湘鄂赣各省的首先胜利”;决定在国民党统治区党的第一等的任务“是用最大的力量去开展城市工人的罢工斗争”,以响应配合红军的行动。号召群众武装起来,“推翻勾结帝国主义的国民党政府”。

1932年1月28日

日本军队在上海发动进攻。国民党驻军第十九路军在全国人民要求抗日的影响下,违抗国民党政府的命令,奋起抗战。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市日本纱厂工人举行罢工,动员各界群众大力支援十九路军抗战。

1932年2月3日

茅盾、鲁迅、叶圣陶、郁达夫、丁玲、胡愈之、陈望道、冯雪峰、周扬、田汉、夏衍、阳翰笙等43人联名发表《上海文化界告世界书》,愤怒斥责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,反对国民党的不抵抗主义,呼吁全世界无产阶级和革命文化团体支援中国抗日斗争。

1932年2月26日

中共临时中央发表为取得上海战争的胜利告全国民众宣言,不仅拒绝同抗日反蒋的各派进行联合,而且提出成立革命军事委员会,领导抗日民族革命战争,并由这个委员会召集工农兵和其他劳苦民众的代表会议,建立民众政权的“左”倾错误纲领。

1932年3月

湘鄂西的红三军(由红二军团改编)在襄北作战,粉碎了敌军的“清剿”计划,歼敌二个旅一个团六个营。随着斗争的胜利,红三军发展到一万五千余人。

1932年3月中旬

赣州战役后,中共苏区中央局在赣州东北的江口召开会议,总结围攻赣州的经验教训,讨论中央红军行动方针问题。毛泽东提出红军应集中力量向敌人统治比较薄弱、党和群众基础比较好、地形条件比较有利的赣东北方向发展,在赣江以东、闽浙沿海以西、长江以南、五岭山脉以北广大地区发展革命战争的正确战略方针。然而中央局多数人坚持临时中央的主张,力主红军主力夹赣江而下,相机夺取赣江流域的中心城市。为此,决定将中央红军分成中路军(后称东路军,即第一、五军团)和西路军(第三军团),分别作战。

1932年4月20日

由红一军团和红五军团组成的东路军攻占漳州,俘敌一千六百余人,缴枪二千余支、飞机两架及其他大量军用物资,并筹得大批经费。

1932年5月20日

中共临时中央发出致苏区中央局电,批评自苏区党代会(即赣南会议)后的中央苏区工作,说苏区党代表大会“对于政治情势估计不足,因此,对于争取一省数省首先胜利及进攻的路线,缺乏明确的肯定的指出”。指示电再次强调“目前应该采取积极的进攻策略”,“夺取一二中心城市,来发展革命的一省数省的胜利”。

1932年6月

中共临时中央在上海召开北方各省委代表联席会议,通过《革命危机的增长与北方党的任务》《开展游击运动与创造北方苏区的决议》《关于北方各省职工运动中几个主要任务的决议》。在这些文件中,临时中央不顾主客观条件是否可能,竭力批判所谓“北方落后论”,要求在山西、河南、河北,甚至东北三省通过发动兵变和工农运动,立即创造“北方苏维埃区域”。

1932年8月27日-9月15日

共产国际执委召开第十二次全会。会议认为“在中国,已经有革命形势”,中国共产党在反帝斗争中应“采用下层统一战线策略”,组织群众,进行民族革命解放战争。

1932年10月上旬

中共苏区中央局在宁都召开会议。这次会议是为了贯彻执行临时中央的“左”倾冒险主义的进攻路线,并讨论如何应敌的问题。会议要求红军在敌军合围未成之前主动出击,粉碎敌军的大举进攻,以夺取中心城市,争取江西首先胜利。会议无视周恩来提议让毛泽东留在前线指挥作战的意见,不顾朱德、王稼祥的反对,排挤毛泽东对红军的领导。会后,“左”倾领导者调毛泽东专做政府工作,接着又撤销了他的红一方面军总政委的职务,而要周恩来兼任这个职务。

1932年12月

中共陕西省委根据中共临时中央4月20日《关于陕甘边游击队的工作及创造陕甘边新苏区的决议》,将谢子长、刘志丹领导的陕甘游击队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六军(当时只有第二团,团长为王世泰),在省委领导下,即着手创建以照金(耀县西北部)为中心的陕甘边根据地。翌年11月,中共陕甘边特委和陕甘边红军临时总指挥部党委举行会议,将所属部队改编为红二十六军第四十二师,开辟位于陕甘两省边界以南梁为中心的新的根据地。


资料来源:根据中国共产党新闻网-资料中心-党史大事记整理

扫一扫 手机端浏览

百年党史天天读(1932年)